品素品设计
对世界大胆畅想

深圳红岭中学(园岭校区)| 汤桦建筑设计
 

2 (1).jpg


在快速城市化的进程中,教育的需求激增而土地资源稀缺。红岭中学(园岭校区)的任务书要求在30020平方米的用地空间中,将原有的19000平方米的建筑面积扩建至50000平方米,以容纳60个班,3000个学位(现有30个班)。除此以外,在对学校的两端进行改造、扩建的同时,中间部分需要保留。在相对局促的场地中,如果不能够很好地处理场地关系并连接东西两端的话,会导致中间保留的部分变成一道鸿沟,破坏学校的整体性。


2 (5).jpg


在我们的记忆里,宽阔的操场是学校的主体,而建筑只占据很小的一部分。因此,我们希望能够最大程度地保留供学生自由活动的场地,还原这样的体验。由于在场地限制下,地面没有足够的空间,抬升一块地面便成为了一个可行方案;同时,这块抬升地面还解决了如何连接被割裂的几个校园空间的难题。


2 (4).jpg


在项目初期的讨论阶段,主持建筑师汤桦画了张草图,提到学校可以被划分为服务空间与被服务空间。在项目中,学生活动的公共区域、相连着的上下楼梯等基础设施是服务空间,而教室等专用空间是被服务空间。


2 (2).jpg2 (3).jpg


在我们的设计中,抬升的地面成为了一个起伏的地景、延展的地面以及活动的空间。

如果我们根据任务书的要求将操场抬高两层,会导致平台下的有效高度变得局促,而且平台和教学楼只能通过三层连接。在最终方案中,操场被抬高了2.5层,使它能够更好地联系各个楼层,也有助于解决建筑内部采光通风的问题。


2 (7).jpg2 (6).jpg


根据初步的估算,整个学校的用地面积约三万多平方米,而如果把抬起来的地面全部建成,将达到一万九千平方米,相当于在四层的空间里还原了三分之二的地面。这对学生来说将是一个拥有更多可能性的、宝贵的空间。


2 (8).jpg2 (9).jpg


抬起的“地面”跟教学楼是直接连接的,而除此以外,教学楼的每一层都能和这块升起的大板之间有直接联系。我们在操场和老教学楼之间设计了一个多层系统,每一层的走廊都连接着公共活动平台,使学生从老教学楼的每一层都能直接到达这个漂浮的“地面”,不需要任何中转。这些有高差的空间在连接了教学楼的同时,它们的功能使用变得更加自然,不会太跳脱。


2 (13).jpg2 (12).jpg


出于对安全和学生体力的考量,《中小学校设计规范》提到教室不能设置在五层以上。一方面,在通常情况下,发生火灾学生要疏散时,从六层到地面的时间会比较长,而最高层的学生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到达地面几乎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由于经济和技术因素的限制,以一个中学生的体力,在没有电梯的情况下上六楼可能会比较累。然而,随着技术的进步,这两方面都已经不再是问题。在城市用地越来越稀缺的背景下,学校建设向高度上发展已成为必然。


2 (14).jpg2 (15).jpg


因此,教学楼四层架空层与抬升的地面相连,夹在上下各两层的教室之间,让学生在课间可以便捷地到达并利用这个空间。这个“地面”是完全敞开的,相当于一个避难层,是方便大家更快到达的安全场所;所以教室突破到第六层并不会对规范所顾虑的两个方面造成影响。


2 (10).jpg

2 (11).jpg


井字结构被统一应用于西侧运动场、风雨操场、报告厅等大空间,而在包含了像传统的教室这些小空间的东侧,则使用了正常的结构方式。建筑采用了型钢混凝土的结构,比起传统的预应力梁,这种结构能用更小的梁高跨越更大的跨度。


2 (1).gif


建筑的外形和特征应该反映其功能的本质,在总图肌理上会形成一个韵律——西侧是一个面状的体量,中间有一些线性的连接,到了东侧则变成了块状。


2 (16).jpg2 (18).jpg2 (17).jpg2 (19).jpg


由于在整个扩建工程进行的时候,现有校园依然要保持使用,所以任务书对项目进行了分期。西边是第一期,东北角是第二期,东南角是第三期。第一期的主要任务是将球场抬起,一方面有效的增加了学生们的活动场地,另一方面也增加了不同功能的学生活动用房,将第一期拆除的功能暂时容纳在里面。第二期和第三期主要是对教学功能的扩容。一期和二期相对会比较快实施,而第三期则需要等待四栋住宅楼的拆迁后,和整个红岭片区的改造一起实施,所以动工时间上仍不确定。


2 (20).jpg

19-%E6%8B%BC%E7%A7%AF%E6%9C%A8.gif


方案的建设过程类似拼积木,因此分期建设并不会影响方案的实施。作为方案核心的抬升地面将会随着每一期的完工不断扩展,不断地填充不同的功能。随着建设进度的推进,校舍的功能将会越来越完备,给学生带来的乐趣也会越来越多。


来自 汤桦建筑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