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品素品设计
对世界大胆畅想

深圳河科创流域——深圳皇岗口岸片区城市设计国际竞赛 | 肃木丁

 
文章附图


2020年4月,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深圳园区皇岗口岸片区城市设计国际竞赛拟向国内外征集兼具生态友好性、灵活性、集约性和可实施性的城市设计理念和详细设计方案,立足于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使命和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共建的发展背景,以深港合作为基础,聚焦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以国际视野和世界领先标准,打造引领湾区的深港合作示范区和国家综合性科学中心先导区,引导深圳高质量发展。


本次城市设计范围分为研究协调范围和详细设计范围。其中研究协调范围为河套C区范围,包括福田口岸、皇岗口岸、现状旅检区及货检区、现状口岸生活区、赤尾村等区域,面积1.67平方公里;详细设计范围包括现状皇岗口岸货检区、现状口岸生活区及口岸周边地块,面积约0.91平方公里。


1.jpg2.jpg


“用科学、创新和知识把两座城市连接起来,在一个河流蜿蜒、候鸟栖息、风景如画的地方。”


“两地科学家交互智慧、协同创造、快乐生活,没有界限”。


“在我们想象中,它首先是一套非常先进的基础设施,支撑科技创新,像粒子加速器一样。”


“这个地方还是消隐在城市、河流、湿地中的科学圣地,即真实,又梦幻”


“它是未来的雅典学院,是各国科学巨匠和顶级大脑碰撞出文明火花的地方”


“它还是一个源头,从它开始顺流而下,他是珠三角“流域文明”的延续,也将在未来的全球格局中成就一个影响世界的名词—— “科创流域”。”


“我们将在这片流域之上,搭建“源头创新的科学基础设施”。也是枝繁叶茂的科创花环。”


3.jpg


01源头创新的科学基础设施


肃木丁认为,科技推进更友好城市文明的办法,或者重塑城市与自然关系的手段,是基础设施,所以一直尝试利用技术去升级和改造基础设施。


科学基础设施,除了是支撑科学创新的基础设施,它也是实实在在的城市基础设施,是为未来城市文明发展所做的实验,希望它能成为看未来的基石或者视点,这里的未来不是科幻片里描绘的,而是自然中的未来。


4.jpg


科学基础设施的搭建


基于城市大系统的梳理,福田南路将会成为支撑科创园区最为重要的空间载体。一方面,大量城市系统在不足一公里的有限空间里高度集成,即服务口岸片区运转,也支撑园区的科学基础设施,在未来还用一条带状市民公园纪念曾经被围合的深港科创合作区,它与港方的河套一起,构成深港科创合作区在太空可见的地景边界。


6.jpg7.jpg


六大系统的集成万能插线板


科学园的与众不同,除了它围绕科学实验展开的空间特性外,便是实验室特殊的支撑系统。尤其是后者,它才是我们所要搭建科学基础设施的基础设施。


我们把这套系统,划分成:交通、供应与排放、安全保障、污染控制、结构和近未来六大类。如果它们可以被集成在一套路径管廊中,形成像电路或插线板一样的基座,那么未来每种类型的实验室和生活配套,便可以像家电一样接入系统。这一设想便是科学基础设施的雏形。


8.jpg9.jpg


我们基于已与城市系统紧密衔接的地下环路,对6大系统进行布局和集成。特殊或者大型设备在管廊的空腔位置落位,垂直和水平错叠,还植入近未来系统的实验通路,并预留尚未实现的未来系统的接入空间,让它成为拥有巨大拓展潜能的万能插座,不错过未来任何可能悄然改变世界的新系统。


10 (1).jpg10 (2).jpg


科创环廊


六大系统通过地景与地面衔接,还能让景观、人和小动物自由穿越。基础设施并不一定是冰冷的,它同样可以充满活力拥有温度,绿意盎然也激情四射,我们称之为景观化的科学基础设施——科创环廊。


10 (3).jpg


科创环廊被嵌入场地成为基座,每栋实验楼都通过一条垂直的管廊衔接大基座,它也是六大支撑系统的组成部分,各种管线通过它垂直转换到实验室的每一层,运送人、物、能源。废弃物也通过它集中收集,统一无害化处理,再排放。


11 (1).jpg


科创环廊可根据土地释放的时序分段建设,通过一个与管廊十字交叉的“转换器”,便可以让管廊中的水平系统垂直转换到实验室内部了。而这个转换器也同样是实验室的结构基座,它与垂直管廊一起,形成强壮稳定的结构主体。实验室的平面基于基本实验室模块,管廊的适应性和无柱结构为基本模块的自由组合提供了最大的自由度。


11 (2).jpg


我们希望这里的实验室除了高效运转,还是舒适、友好并充满交互可能的,首先,它的花型平面和体量,让更多的实验室或者居住空间在外侧享受更好的通风和日照。实验室部分的外墙,也采用从花心向外围渐变通透的做法,来适应不同类型实验室对光照要求的差别。


12.jpg


我们还把朝向落马洲和深圳湾美丽风景的端头当作科研人员放松神经和智慧碰撞的地方,在这里层的概念被打破,共享的图书馆、会议室、水吧和餐厅像鸟巢一样悬挂,又掩映在绿植中,对科学家和研究者来说,这里是它们放松和聚会的地方,但对在落马洲和深圳湾湿地落脚的候鸟而言,这里也同样友好,鸟巢的表皮外构件选用对它们来说友好的木材与石材,玻璃深陷在木材和石材后面并做低反射高透光的处理,绿植的掩映在候鸟的眼中让建筑更像是可落脚的小山,一个科学家们与候鸟为伍的地方,也是科学基础设施的迷人之处。


13.jpg14.jpg15.jpg16.jpg


科学星芒


每个衔接科创环廊的转换器能支撑一个实验组团的运转,每个实验室单体的平面面积不一,提供更多元的平面组合的同时,也为将来实验室运营的灵活拆分组合创造条件。方案还在每个组团的顶部用一个通透的中庭聚合在一起,这里可以是共享的空中中庭,一个把深港美景收纳的地方,我们称之为“科学星芒”。它也为顶级科研机构或科学家团队提供了更多有吸引力的空间模式。


17.jpg18.jpg19.jpg


回到底部,对空间、安全标准或配套设施有更多诉求的实验室依附大环廊布局,报告厅、大型集会空间等对疏散要求苛刻的设施也布局于此。餐厅、酒吧、咖啡馆、书吧,或悬挂在大环廊两侧,或被绿植坡面覆盖,这里也同样是科研人员的立体生活圈。


20.jpg


这样,依托大环廊的一个实验室组团便建构完成,它既是一个可独立运转的实验室系统,也可转化为科研人员的河畔之家,或院士科研中心,拼合成整个园区,它还可以跳脱我们所提供的实验室形态,归纳成一套更灵活多元的建设模式,以及城市设计的导控办法,因为它的建构逻辑,本质上可以抽象成万能插线板和多样家用电器。


21.jpg


除了平面组合的可能性,在垂直关系上,实验室组团也可根据实际需求进行定制化设计,为工作、生活在园区内的科研人员提供更多元的空间体验。


22.jpg


02 “流域文明”向“科创流域”


无论如何,深港科创合作区的科学基础设施还是深圳河流域生态的一部分,一河之隔落马洲的地貌是农垦文明时代人类对土地改造的结果,它创造了人与自然共荣共栖的鱼水文明,也是珠三角最古老科学智慧的结晶。深圳的城市剧变已经看不到过去的样貌了。皇岗口岸片区重建给了我们一个重塑深圳河流域生态的契机。至少我们可以尝试让硬化的路面重新软化让基底透水,让植被滤水,让河流清澈、让候鸟栖息,也让科技创新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发生。


23.jpg


就像千百年前,人类用智慧改造土地一样。


所以在我们看来,它还是记录大湾区从“流域文明”向“科创流域”迈进的地景纪念碑,也是“科创流域源头创新的科学基础设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4.jpg25.jpg


我们在这个项目中所尝试探讨和回答的是关于城市、自然和未来的话题。


城市文明发展到今天,它带给人和社会物质的充沛、精神的享受、速度、效率。但同时也挑战着自然承受力,挤压其他物种的生存空间。毫无疑问,在自然面前,城市文明本身是个矛盾体,矛盾大到一定程度会打破平衡,带来不可逆转的毁灭和灾难。但我们相信有一种东西可以让矛盾变小,那就是科学技术。肃木丁认为,科技推进更友好城市文明的办法,或者重塑城市与自然关系的手段,是基础设施,所以我们一直尝试利用技术去升级和改造基础设施。


科学基础设施,除了是支撑科学创新的基础设施,它也是实实在在的城市基础设施,是为未来城市文明发展所做的实验,我们也希望它能成为看未来的基石或者视点,这里的未来不是科幻片里描绘的,而是自然中的未来。深圳是个年轻也敢于尝试的城市,它也有资格站在人类城市文明的立场,去引领和歌颂一些东西。无论科创流域,还是科学基础设施,也包括我们为未来深圳构想的,“科创花环”。


来自 肃木丁